異夢與爭戰- 新增抹油禱告見證

夢境:

2005年1月14日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剛開始我在與上司談話(那時我在慈濟醫院工作),大概是跟工作前途有關之內容,突然一旁的金屬櫃向上對折【註1.】,於是我的上司喊了一聲地震,就自己跑出去了,我也跟著跑,但在下樓梯時我心裡想著,「我暈眩還沒好,可不可以等我一下?」。

【註1.那是一種極強大的超自然力量,而夢中穿插了另一個倒敘的夢境,來解釋為何金屬櫃會向上對折。】

*穿插的夢境:我與上司坐在一間辦公室談話,辦公室有點暗,雖是白天,但因外面是陰天,所以裡面沒開燈就有些陰暗。在辦公室的正上方位置是一間教師休息室,長久以來有一個強大的邪靈在那裡盤踞不去,之前的老師就是被牠嚇跑的,而我的上司是天主教徒,在他接替這個位置後並沒有發生什麼事。但為何在我們談話中,金屬櫃會向上對折?因為那邪靈感應到我在那裡,所以牠很憤怒地將金屬櫃向上對折。

話說當我們跑下樓梯往外衝時,我一跑出屋外,就不見我上司的蹤影,但我遇到了二位女同事。其中一位望著我身後的景象大叫:「那個東西!」,就在那時我轉身一看,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直衝著我來...。那種場景很像電影「少林足球」中,威力強大的足球在球場上狂掃而過,直衝向守門員...,而我就像是一個守門員(守望者)!

當那巨大的力量以極快的速度直衝著我來時,我心裡知道我已無路可退,只能單憑信心仰望神了!

於是我雙腳打開與肩同寬,很平穩地站著,面對那直衝我而來的攻擊,我舉起右手按頭禱告:「求主耶穌的寶血遮蓋我,求主耶穌的寶血潔淨我,...」只見那似足球大的力量即將撞上我,在夢裡我可以感受到那股力量非常地強大,那時情勢非常急迫,但我卻以單純的信心、平穩站立,簡單地禱告:「求主的寶血遮蓋我全人...」就在那力量即將撞上我之際,牠突然潰散開了。

恢復平靜後,我跟同事說,因為那邪靈察覺到我的存在,會反應很激烈,所以請她幫我上樓拿袋子,當她們上樓走到一半,突然大叫說那東西又來了,二人就跑掉了。於是我自己拾級而上,一直走到頂樓,那階梯是盤旋而上的,而且沒有遮蔽的屋頂,是露天的。

後來我下樓時,發現那邪靈正走上來,邊走邊吐出黃色的污穢物,牠行走的樣子讓我想到聖經上說的,撒旦就像是吼叫的獅子。夢境結束。

「務要謹守,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為知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彼得前書5:8-9)

在過去數年有很長一段時期,我常在爭戰之前會看到蛇的異象,如蛇的長像、顏色、花紋、眼神等,多年前在舊金山時,我甚至看過發出綠色螢光的蛇,而有幾年的時間曾住過公家宿舍,也會在爭戰前看到實體的蛇,這些都是出於神的警告與提醒:要準備爭戰了。在2月初看到鮑伯.瓊斯(Bob Jones)的預言文章-唯有耶穌的寶血!裡面提到蛇和蠍子,那時剛好即將進入中國年的「蛇年」,所以儘快翻譯出來,希望提醒眾人這個重要的信息--神已賜給我們權柄-唯有耶穌的寶血-大能的寶劍,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

由於鮑伯這篇文章,讓我想起多年前做的這個夢,以及神如何教導我每天穿戴軍裝。2004年神帶領我進入慈濟醫院工作,當時我已是國度的代禱者,但仍有很多要學習的功課(至今仍是!),所以神帶領我進入慈濟工作,訓練我屬靈的爭戰,在那裡我學的第一項重要功課:就是每天穿上屬靈的全副軍裝!當然,我並不是一下子就學會了,嚐到多次的教訓後,才有現在的基本必要的模式(預備工作),但這不是律法式的儀式!若是流於儀式,一打仗便見真章了(禱告亦然!)。 

我穿軍裝的方式:配合抹油禱告

在清晨時,存敬畏的心在神面前安靜(或坐或跪,順從聖靈的帶領。),等候神向我說話,若心中浮現某事,我會用方言禱告,或等候神的啟示。天漸明亮,而整個人也逐漸甦醒過來,便取出禱告油(小瓶子裝嬰兒油、橄欖油、或甚至沙拉油皆可,但在初次裝油或每次補充油後,要作分別為聖的禱告。),在頭上抹油禱告(不必倒出很多油,手指沾些油點在額頭上,再按在頭頂上。):

1.右手按在頭頂上禱告:求主耶穌基督的寶血厚厚遮蓋我及我家人(家人名字),求主的寶血潔淨我們,赦免我們的罪,醫治我們的身體,保護我們,使我們分別為聖。

2. 右手舉起禱告:求主的寶座設立在我們家,求主的寶血潔淨我們的居所,分別為聖。

3.抹油在門楣上,分別為左、上、右側(我是在屋子內側抹油,這門是進入屋內的主要大門。),同時禱告:求主的寶血封住我們家所有的出入口,不容許惡者進入!求主差派天使天軍保護我們出入平安。

4. 抹油在客廳的一根主要樑柱上,禱告:求主的寶血滲入房子結構,使房子穩固;摸地禱告:求主的寶血滲入地基結構,使地基穩固(這部分,我會想像整個畫面)。

5.走到客廳中央舉起手禱告:求主的寶座設立在這個社區,求主公義的光光照這個社區,驅散所有一切的黑暗。準備穿軍裝,此時宣告與穿戴的動作要一致所以要站穩了(低頭看著雙腳與肩同寬、穩穩地站立。),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雙手似握著腰帶,前後圈住腰部。),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雙手掌指尖相連、手心向內,成一片板狀,從脖子下方畫到小腹處),用平安的福音的鞋穿在腳上(低頭看著雙腳),手上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惡者一切的火箭(左手握拳舉起,想像舉起一面盾牌。),頭戴上救恩的頭盔(右手掌按在頭頂上),拿起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右手似舉起一把寶劍),並求主賜給我們謙卑的斗篷披帶在身上(軍裝多是保護功能,唯有聖靈的寶劍神的道是我們可主動攻擊的武器,而謙卑的斗篷則可以保護我們不受背後攻擊。)

6.我奉主名宣告(舉起右手):求主的寶座設立在台灣的每個機關、學校、教會(或特別說出某個地方),求主公義的光光照全台灣,驅散所有一切的黑暗。求主的寶座設立在亞洲、非洲、歐洲、美洲、澳洲..特別是中東地區、以色列,求主公義的光光照全世界,驅散所有一切的黑暗。我奉主名宣告:台灣的命定、萬國的命定、以色列的命定,都在耶穌基督的手中,不容許惡者破壞。

7.宣告神的國度降臨(抬頭看天,對神說~):主,我願祢來,願祢的國度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8.禱告:感謝主創造這塊土地,讓我們成為使用者,求主赦免我們的罪、醫治我們的土地(若聖靈向你顯明那一種罪,就說出來認罪悔改,如拜偶像、行邪術、殺人、毀約、仇恨對立、墮胎...這是認同性悔改,在我們土地上,從古到今有許多的罪玷污了土地。),不論是我、我的家人、祖先、過去幾世代以來的人在這土地上所犯的罪,都求主赦免我們的罪,求主的寶血遮蓋、潔淨我們的土地,醫治我們的土地。我將我的土地、房子獻給祢,歸耶和華為聖,(1)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抹油在屋子右前方角落的樑柱上);(2)我們必定居上不居下、居首不居尾,實現我們的身份、命定,將神的國度計畫帶到地上(抹油在屋子左前方角落的樑柱上);(3)主的喜樂是我們的力量,主的喜樂打破我們的舊硬殼,使我們顯現出新的身份命定,並發出神的榮耀光輝(抹油在屋子中間一處樑柱上);(4)神能藉著運行在我們裡面的大能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乎我們所求所想(抹油在屋子左後方角落的樑柱上);(5)我們一生一世必有神的恩惠慈愛隨著我們(抹油在屋子右後方角落的樑柱上);(6)主是我們的力量,主是我們的高臺與避難所(抹油在樓梯牆面上);(7)主耶穌基督的恩惠如同四面盾牌圍繞著我們(抹油在屋子中間另一處樑柱上)。這部分是對土地做認同性悔改的禱告,並在神所賜給我們的產業與疆界上作遮蓋禱告,基本上是為房子的四角抹油禱告(或你土地的四角落,亦可用灑鹽的方式),選用神賜給你的經文做祝福禱告。因花蓮地震頻繁,所以我禱告的地方較多,讓聖靈帶領你該如何禱告。

9.為自己抹油禱告:求主賜給我得勝的恩膏與權柄;求聖靈的恩膏膏抹我的骨頭、滋潤我的脊椎,使我的脊椎強健,得以戰勝仇敵;求主保守我的心勝於保守一切;求聖靈的恩膏膏抹我的心臟,使我的心跳與神一致,與神同步、一起行動;求神使我敏銳於聖靈的引導,聽聖靈的聲音,看神所看的,讓我能完成神所交付我的事(此部分按照個人需求禱告)。

10.歡喜宣告:宣告的話語可能在不同的階段而有所不同,視當時神所賜下的話語來宣告。這時可拿旗子揮舞,繞著客廳走數圈宣告。因曾收到「錫安的榮耀」(GZI)寄來的禱告方巾(翟辛蒂膏抹過),所以常拿此方巾揮舞禱告。 

以上是我個人目前的晨禱與穿軍裝等禱告方式,在先生、小孩上班上學後,還會有一段禱告的時間,目前我是播放羊角號CD來禱告,主要是以方言禱告為主,期待神的國度降臨。這當中或許會有一些爭戰,所以一定要敏銳於聖靈的帶領。

我在高中時開始接觸福音,高中畢業後決定受洗的那一年,多次被邪靈猛烈地攻擊,常是獨自奉主名趕鬼,其實也不全然是獨自面對,是聖靈不斷地教導我如何爭戰,也使我經歷了被聖靈充滿,當然這些事在那個時代總被歸為靈恩、或是怪異之事,一般教會是不會提的,所以我很多的經歷與爭戰,在那個年代無法求助於人,只能尋求神的帶領。神教我抹油禱告的功課,已將近20年,剛結婚在租屋處,常被邪靈攻擊,其實單身時也是如此,所以婚後為住處房子「抹油禱告」,是神教導我的重要功課,在幾處地方我也經歷過很明顯的攻擊,神教我如何去爭戰,而「抹油禱告」的確在爭戰當中幫助我很大,我們也常使用在為生病的家人禱告、或重要事情上。

主雖然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以賽亞書30:20-21)

多年前神用這段經文向我說話,如今接近末日決戰,戰事更加變化莫測,神又再次說,「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

很多的預言都指出我們已走到一個地步--神蹟時刻?末日收割?大災難?我發現很多基督徒都只雀躍於期待中的大收割,卻忽略檢視:我們預備好了嗎?準備好這關鍵的決戰了嗎?準備好去面對災難的衝擊與考驗?我們能分辯出聖靈的作為、行使出聖靈的能力?...我們要好好預備,2013年是警醒與預備的一年,當我們出黑暗、入光明,成為神國度的子民時,我們就已踏入戰場,蒙召成為基督的精兵了。

因為凡從 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 神兒子的嗎?」(約翰一書5:4-5) 

以上的分享,希望對你有幫助。

*寫這篇文章時,有漏寫一些,如抹油瓶須作分別為聖的禱告、穿軍裝最後還要"求主賜給我們謙卑的斗篷披帶在身上"。很奇怪,早晨穿軍裝禱告很順暢,可是在寫給人或說內容時,就沒那麼順暢完整,可能在禱告穿軍裝時,是正式的做這件事)(宣告+穿戴動作),所以不會有差錯。

附註1:代禱者常會面臨屬靈的爭戰,有時戰況猛烈是攸關生死的,所以一定要順從聖靈的帶領與提醒,千萬不要留破口,聖靈提醒的任何事要立即處理。爭戰前,除了自己的預備,也要為家人作遮蓋禱告。不是自己選擇爭戰,神要你去爭戰才可進行。

附註2:抹油禱告的見證--幾年前在一次的主日聚會後,某位姊妹提到她公公住院,當下神告訴我要去看他,而且神說那一天要使他得救,於是我當場約另一位姊妹下午去醫院探訪,但神所說的話我放在心裡並沒有告訴人。我原先並不清楚老伯的情況,到醫院才知他中風無法說話,而且我們進病房時他在昏睡、且搖不醒,我心裡納悶地問神「主啊,祢不是說今天要讓老伯得救嗎?可是他昏睡著搖不醒呀!」然而聖靈要我先去為他抹油禱告,於是徵得姊妹的同意,我就為她的公公抹油禱告。當我為老伯抹油在額頭、按手在他頭頂上時,同時我輕聲方言禱告,就在那時我手指頭感覺到一股刺刺的力量,聖靈告訴我:他被困住了,於是我開始奉主名砍斷那捆綁他的力量,以及其他的話等等。但是老伯還是昏睡著,我們站在病床邊說話,我心中仍困惑著問神,突然間老伯咳嗽醒來,待處理咳痰後,神要我立刻去對老伯傳福音,徵得姊妹同意後,我開始對老伯介紹耶穌救主,最後我問老伯若願意接受耶穌成為他的救主,便眨眼作表示,結果他眨了眼睛,又再詢問確定,又眨了眼睛,於是我告訴老伯我帶他做決志禱告來接受耶穌成為他的救主,我禱告時他心裡跟著說即可,作完決志禱告後,便結束探訪。回家途中我心想,我當時真的是不顧自己的面子,大膽做這樣的事,但是為了主,面子問題不重要,而第一次在認識幾年的小組姊妹們面前作這樣的禱告舉動,可能會讓她們驚訝,但是我心想,順從聖靈的話比較重要,不管了,我做好該做的事就好,一切就交給神了!後來姊妹很快就打電話告訴我,當晚她先生去看他父親時,他父親一見他便很激動,因無法說話表達,從一些行為過程...(我忘記姊妹怎麼說的),反正這弟兄便確定他的父親真的決志得救了,於是他們立刻找教會牧師請牧師為他父親施洗,但是牧師卻說要"後天"才可以(我記得說是後天,而不是立刻或隔天。),所以他們又急又怕,因為他父親的狀況非常不好,昏睡或昏迷不醒的情況愈來愈久,深怕撐不到那時候,我安慰她不要擔心,就將一切就交給神。結果還好,感謝主!順利完成洗禮,沒多久老伯就過逝了,在醫院的追思禮拜上,因教會牧師有事,所以請戴繼宗牧師主理(戴德生宣教士的後代),戴牧師請我當眾談了那天的經過,後來這位弟兄做見證,因父親的得救後,神幫助他恢復他們父子間的關係,原本因破碎家庭所造成的傷害,神的及時醫治,使他與他的父親都沒有遺憾,反而有永恆的盼望。我當時真的很感動又驚訝!因為與他們夫妻並不熟識,不清楚這些事情,但心裡真是覺得我們的神太厲害了!在神沒有難成的事!神可以贖回一切!

相關文章連結:

重要信息!!!唯有耶穌的寶血! /鮑伯.瓊斯(Bob Jones)

今日就是你的明日!倍增來臨! (文末附註謙卑的斗篷) 

2013年主的話—先知性長老使徒會議 / 翟辛蒂(Cindy Jacobs) 

羊角號與奇怪的爆炸聲  

來思考默想七個關鍵的啟示性珍寶!2011-11-10  

守望神的拯救行動計畫的時刻!恢復、奪回以及前進的時刻!2011-10-29 

毀滅時期的「歌珊地恩典」

大海嘯   

 

, , , , , , , , , , , , , ,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violet
  • 請問禱告油可以自己做嗎?
    為油作分別為聖的禱告詞內容是?
    謝謝:)
  • 關於油的來源與使用,您可以從書上或網路查詢得到很多的說法,但我相信只要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自己就可以藉由禱告來使油分別為聖.因為人人皆祭司! 「求主耶穌基督的寶血潔淨這瓶油,使它分別為聖;求聖靈的膏油膏抹這瓶油,使它帶著聖靈的恩膏與能力.」讓聖靈帶領你禱告!神啟示給你的話語,從你口中發出就帶出能力! 現在很多書房都有在賣禱告油,GZI也送給我過,我也買了送人,不過我個人大多使用嬰兒油,因使用量多.願神祝福您!

    Lily 於 2013/04/04 10:20 回覆

  • 耶穌寶貝...
  • 您好..今晚夜間守望後.不小心逛到你這裡來!我點到這篇文章時.說實在得並沒有引起我注意.每當我退出去想點別的文章看..點進去仍舊是這篇文章.試了幾次後..我驚覺:是聖靈要我看的!我才耐下心來細細的看..並且把文章影印出來!是的...我不斷的在爭戰中.很多時後就像您說的....求助無門一個人爭戰(其時是聖靈的訓練爭戰)神再一次藉著您的文章教導我....受益良多.尤其是您穿戴全付軍裝抹油的禱告...好棒啊.真是聖靈親自教導!謝謝您了...以後回常常上來.跟您討教...以馬內利!
  • 悄悄話
  • 茱麗葉
  • 感謝您的文章,方才和神禱告,請神帶領教導如何繼續為家人得救來禱告,正覺得無人可問相當孤立時,見到了您的文章,因前一陣子中元節前父親突然晚上呼吸不順住院近兩星期,住院其間常為他按手禱告,並作遮蓋及綑綁的禱告,他也心情不錯,他漸漸好轉復元,但出院回家之後,尤其是出院當天,我感到不對,因感覺雖可岀院但父親的情緒反有煩躁不安,回家之後我覺得父親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感覺不想理我。我是家中較投入有經歷的基督徒,雖弟弟也是,但當我為父親方言禱告時及按手禱告時,是很孤單的,最後一天出院前為父親禱告時也被父親拒絕推開。我對父母的得救很有負擔,但真的很孤單,有時覺得很多基督徒好像對靈魂得救也沒什麼感受!我父親不知為何我覺得對我有敵意(岀院後),住院中都不會,平常也不會,就是住院其間不斷為他按手禱告,出院以後才有這樣的情形?是某種爭戰嗎?
  • 茱麗葉
  • 感謝您的文章,方才和神禱告,請神帶領教導如何繼續為家人得救來禱告,正覺得無人可問相當孤立時,見到了您的文章,因前一陣子中元節前父親突然晚上呼吸不順住院近兩星期,住院其間常為他按手禱告,並作遮蓋及綑綁的禱告,他也心情不錯,他漸漸好轉復元,但出院回家之後,尤其是出院當天,我感到不對,因感覺雖可岀院但父親的情緒反有煩躁不安,回家之後我覺得父親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感覺不想理我。我是家中較投入有經歷的基督徒,雖弟弟也是,但當我為父親方言禱告時及按手禱告時,是很孤單的,最後一天出院前為父親禱告時也被父親拒絕推開。我對父母的得救很有負擔,但真的很孤單,有時覺得很多基督徒好像對靈魂得救也沒什麼感受!我父親不知為何我覺得對我有敵意(岀院後),住院中都不會,平常也不會,就是住院其間不斷為他按手禱告,出院以後才有這樣的情形?是某種爭戰嗎?
  • 若在禱告中或禱告後有反彈的現象,可判斷為一種爭戰.為家人的得救爭戰,有時情況會較複雜無力,因為關係密切,傳福音時真的是用生命作見證,而不是用嘴巴說而已.一定要向神求智慧與說的時機,唯有基督犧牲的愛才能使你領悟到這重價恩典,並為這愛願意付上代價去愛...或許為父親禱告時可多用祝福的話語,但在獨自禱告時可作宣告 遮蓋 破除營壘的爭戰方式,如此對未信主的家人較能接受.願神祝福保守您,賜給您話語與關鍵時機!

    Lily 於 2013/09/10 10:10 回覆

  • 莎莉
  • 謝謝你的分享!
    其實原本未信主前看得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常被壓床。
    抹油禱告讓我想起以前的牧師抹油在信徒額上的禱告、原來抹油禱告的目的是潔淨。
    的確!一般教會都比較不重視這個、而且特殊情況的信徒滿辛苦的、幸好有神的帶領吶~
  • Blessings!

    Lily 於 2015/09/10 17:40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