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著重整與能力的釋放,以信心重回原點!
2010年10月12日

親愛的國度子民:

我很少作這樣的旅行,是被主這麼強烈地命令與命定的!三個月前,神感動我去羅馬,再到以色列禱告,並為基督的身體來宣告。有時候當主說要做某事時,我並沒有馬上意識到這個影響與此行的重要性。這次的旅程對今年5771年是必要的,這是個「下一波行動的第一年!」,這是一個注意觀看約櫃將要帶領我們進入未來新季節的時刻,這是一個認識與仰望天父的時刻,這是一個讓我們放肆的力量得以控制的時刻!

我選擇了一個相稱的團隊,是屬靈的、充滿了喜樂、好奇、勇於冒險,並且願意前往(John & Sheryl PriceTrisha RoselleAnne TateChad FoxworthJohn Mark PierceAaron Smith,而之後Daniel & Amber PierceKarli Sauce,將與我們在耶路撒冷的Martin Norma Sarvis的公寓會合)。我很願意聆聽每一件事,並讓神計劃的劇本作成。

10月2日星期六,在我們的第一次全球性聚會「約櫃正在前進」結束後,我們從佛羅里達州的Jacksonville出發。此聚會的訊息主要是集中在這個季節,以及使徒性整合,對這個季節而言這是個重要關鍵,關於此行我有幾個重要觀點我想列出並解釋,但讓我先從週五晚上出席的會議開始。

我們進入了與妥拉一起跳舞的季節。我不知道一個非猶太人的聚會,如此全心投入整個服事在這個驚人的慶典活動上。Paul Wilbur派我們出來帶領我們在星期五晚上的敬拜,歡慶妥拉節 (Simchat Torah)之夜!保羅帶著他全部的妥拉參加了那個聚會,當750個人跟隨著妥拉在整個會堂列隊跳舞時,神的同在與敬拜的力量是如此地驚人。約櫃正在前進,而我們也為著新的季節正在慶祝祂話語的運動。(有趣的是,有99%的人從未像這樣地慶祝神的話。)我喜歡看Doris Wagner坐在她的踏板車上遊行。

羅馬:「永恆之城」
主已經指示我,從以色列,教會必須有一個明顯的變化。祂感動我,是義大利,而不是德國,必須作出某些陳述,為著下一波上帝的使徒性行動而開始。彼得・魏格納在2005年所帶領的禱告運動到羅馬,在羅馬的市中心敬拜,有數百人為此呼召來聚集。我們曾訪問過羅馬,花了7年的禱告來鋪平道路。我們曾在梵蒂岡、西斯汀大教堂(Sistine Chapel)禱告...每一個能想的到的地方。然而我們並沒有完成任務,因為主說:「再去一次!」。

我們此行有三個人從未去過羅馬。當我們飛機降落,並帶著上帝的選擇指南手冊「(God-chosen guide)前往搭公車,而我有感動要做兩件事情,但我知道要去聆聽。我們只有這班公車以及三個小時的導覽,所以可一窺羅馬全景。就我所知,隨著在第一世紀耶路撒冷的倒塌,金燈臺就從聖殿被帶到羅馬,而當天地間的一個徵兆越來越接近上帝計劃的榮耀證明時,日後它將必要歸回。

神父們興起吧!當我們經過聖保羅大教堂,主說停下來。我已經去過羅馬和西西里島大部分的大教堂(其中有一些我不會再想去),但我不記得有參觀過這一間。當我們進入時,彌撒正在進行中,我立刻知道我們為什麼會在那裡。據說使徒保羅在被斬首後,他的屍骨應是被埋葬在這個大教堂裡,在那周圍的巨大牆壁上有一些壁畫,教會歷史中的每一個使徒、聖人,以及每一個教皇,都被銘刻在玻璃上。在某一年的神父按立時,我們宣告教會的歷史如今要重新調整,而未來的神父將會寫下上帝國度行動的歷史,我們祈求主能糾正過去時代神父的錯誤,並在未來的神父中建立祂的心意!

翻轉開始了!從古羅馬競技場,往回經過君士坦丁之門。在聖保羅大教堂停車後,我們開始穿過羅馬,參觀馬西姆斯馬車競賽場(Circus Maximus)以及許多遺址。當響導帶我們走在上帝之路(God’s path)上時,我注意觀看著,最後我們走到古羅馬競技場(Coliseum)上方的山丘。我知道旅行團要從山丘上往下走,最後在君士坦丁之門結束,並由前往後走經過那門。在以前的參觀行程中,我們曾在羅馬的入口門處禱告了幾次(你可以閱讀【教會未來的爭戰】(以琳書房出版)此書的其他章節—【贖回時間】及【彌賽亞的教會正興起】),但這次不同,在靈裡深處,我們似乎是在解開那發生在教會歷史中,在西元第四世紀透過君斯坦丁大帝所造成的扭曲,君士坦丁大帝對教會情有獨鍾,他將基督教合法化,但卻切斷了我們信仰的根。因此,若不被接回到根,並從根上生出最後的果子,我們就曲解了幾個世紀以來從信仰的根所產生的一種果子—但不是上帝的豐富完全。基督教的中心已從耶路撒冷、安提阿以及土耳其轉移到羅馬,而這融合密特拉的崇拜進入了教會的歷史。〔密特拉教是在古羅馬軍隊中流傳的神秘宗教〕

但現在是莊稼成熟,隱約可見之時 ...而神要湧現出最好的!我們祈求主完全重整這根,並開始求一個帶著神蹟奇事的完全翻轉。隨後我們來到一個附屬於猶太區的噴泉,並求神潔淨教會肚腹中的泉水並能湧流出來。因著這樣的禱告,似乎殉道者的血與在戰爭中受迫害之猶太人的血,開始從地上呼求,而天地間似乎在慶賀著,上帝有一個團隊來重整與調解過去所發生的不公義事件,並為未來釋放出一個新的恩膏。

我們休息後,搭了地鐵去參觀其他的噴泉與吃飯。(當然,你會很期待在羅馬享受美食與喝葡萄酒!)年輕人待在外面,在所有的噴泉前拍照,又吃一些東西,但及時趕上早上6點的公車,因為我們要飛往耶路撒冷。神正在行動。

在我們離開後,一個歷史性的聚會開始。我們並不知道在我們的先知性代禱後,在古羅馬競技場所舉辦的會議發生了什麼事。下面的內容顯示,我們的禱告與在那裡的宣告是多麼的重要。

在羅馬的國際地球憲章(ECI)結合群眾大會:以色列的非法化需要以歷史事實與真相來反對
2010年10月7日的週四晚上在羅馬與義大利,有一個很大的親以色列的集會,是由政府首長與國會議員所主導,要求立即停止惡意的非法化活動,而這非法化活動目前是正針對以色列國所進行的攻擊。

以色列總理巴坦雅胡針對那些問題,在一個電視訊息中說道﹕「這次的活動,不同於猶太國家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開始,所面臨的權利之傳統戰爭」。他接著說,「今天的戰爭不是用子彈打,而是用謊言和扭曲的真相來攻擊。戰場是國際的制度,諸如在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與在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然而在中東,那裡唯一的真正民主政體(以色列),正被聯合國會員國以一些世上最糟的人權紀錄,來被指控違反國際法。」

西班牙前首相José Maria Aznar﹕「如果我們輸掉這場『反以色列』的戰爭,我們就全部都輸了。」他強調,「以色列和歐洲都享有共同的根,擁有共同的價值觀。」許多的演講者確信,近年來義大利在支持以色列事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是藉由在2003年當歐盟主席的決定,把回教激進組織哈瑪斯列入歐盟的恐怖分子名單中,以及在2009年4月的日內瓦第二次德班會議中,是第一個退席的歐洲國家。義大利外交部長Franco Frattini在他的演說中聲稱﹕「聲援以色列,有時比歐洲聯盟的團結更為重要...」。〔日內瓦第二次德班會議中,伊朗總統艾馬丹加(Mahmoud Ahmadinejad)大肆批評以色列,引發眾多與會代表退席抗議。艾馬丹加先前曾呼籲,讓以色列從地圖上消失。〕

Franco Frattini在他演說中作結論說,「我們作為基督徒和歐洲人,在歷史上辜負了猶太人民。然而,現在是時候讓我們為以色列而站立,並立即如此行動。」他最後引用路得記說:「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此外,「你的文化就是我們的文化,而且你的價值觀就是我們的價值觀。如果以色列倒下,那我們全都會倒下。但是我們團結在一起便能夠站立—我們團結便能夠站立。」(www.ec4i.org)

以色列:為了我們的盟約祝福來重整原點
現在,我們已完成上帝要我們在羅馬所作的事,我們便前往以色列,並受Martin Norma Sarvis所接待。他們幫我們寫每週的以色列聚焦(Israel Focus)。我們的第一個任務是去Omer,並和Avner Rachel Boskey以及當地的上帝的彌賽亞組織(God’s Messianic community)會面。這是在以色列的南方。

別是巴,是立約的「第一個地方」,連結著亞伯拉罕所期盼的應許,和我們被接入盟約過程的開始。別是巴在以色列的最南方,在大衛的時代,據說整個以色列「從但到別是巴」有被重新劃定過(約書亞記15: 28; 19: 2; 歷代志上21: 2,撒母耳記下17:11)。別是巴的「七井」(盟約的井)(well of seven)是亞伯拉罕與亞比米勒立約的證物,亞伯拉罕挖這口井並將七隻母羊羔作為獻祭。「發誓」的希伯來字根shabha,是與七的觀念有關,是完全的影響。另一個記載在創世記26: 23-33,以撒在那裡起誓立約後,「同一天以撒的僕人來,將挖井的事告訴他說:我們得了水了。他就給那井起名叫示巴;因此那城叫做別是巴,直到今日。」。

這個遺址是一個敬拜神的地方,「亞伯拉罕在別是巴栽上一棵垂絲柳樹,又在那裡求告耶和華─永生神的名。」(創世記21:33)。這是天使第一次造訪的地方:對夏甲(創世記21:17)、以撒(創世記26:24)、雅各(創世記46:2),及以利亞(列王紀上19:5)而言。在阿摩司書5: 5﹕「不要往伯特利尋求,不要進入吉甲,不要過到別是巴;因為吉甲必被擄掠,伯特利也必歸於無有。」這個地方一直與伯特利和吉甲,被指定為耶和華的完全敬拜。

在這個地方---神的原點---為了重整我們的盟約祝福並呼求造訪。這個禱告非常驚人,從盟約原點我們作了上帝下一波行動的重整宣告,真的非常驚人。Avner投了一塊石頭在井裡作為我們集會的結束,我們宣告從那個地方作為禱告之「新的結盟」,使徒性和先知性運動以及造訪,將會波及並重整全世界基督的身體。

重整與啟動上帝的下一步行動。之後我回到耶路撒冷,與Avi Mishrachi和他的妻子Chaya見面。他們來自特拉維夫,是在以色列的中部,Avi在這個國家中的言論頗具關鍵性。我們討論了神在以色列的下一步行動,也討論與世界各地神的百姓的慶祝時間,來與以色列的彌賽亞百姓結盟。

重整榮耀恢復的下一波行動。那天晚上我們到大衛城,為了恢復這個城市所作的許多努力正在發生。我們看了約櫃被安置的地方,我們呼求在基督的身體中有一個重整,帶著上帝的榮耀,並且大衛的帳幕在這世代正被恢復。我們宣告「金燈臺」將重回到神國度中的應有地位。

重整下一波的禱告運動。Anne Tate與來自英格蘭的「夜間守望」成員在哭牆見面,下次我會請她報告。我們祈求主重整禱告運動與代求能重回祂的城市。

重整下一個得勝世代,將會在沙漠中得勝。年輕的團隊到隱基底和死海,他們在沙漠中歡慶勝利。

重整天地並開啟聲音之門。我帶一個小組到聖殿山,我們走進雅法門,往東穿過舊城,然後進入聖殿山。我感到主指示我們作出預言性地連結天與地。如果你曾經去過耶路撒冷,你會聽到穆斯林在他們的祈禱時間的聲音。主說:「在東門放進一個羊角號,這樣當我從天堂宣告我的改變時,全世界將會聽見它們,我的聲音與響聲將覆蓋這地上!」東門區已被封鎖,但團隊執行了神的指示,祂的話語不被束縛。

重整下一波的醫治運動。 然後我們去了畢士大池。在約翰福音第5章可讀到關於這醫治的水池。我們祈求主重整下一波的醫治運動。

重新調整新的幔子。之後我去參觀一個地方,那裡有許多獨特的祈禱用披巾(tallit)。主的靈在說,「我正在地上重整與重新定位我權柄的幔子。」我買了一些披巾要在今年送出。

重新調整並宣告未來的一個釋放與歸回:羅馬與耶路撒冷將結盟。那天晚上,我見到在耶路撒冷的一個重要守門員,這位彌賽亞的領袖在舊城已服事了40年,我們與MartinNorma,以及一個從羅馬來的重要人物共進晚餐,他現在是在以色列議會工作。我覺得這次的會議對未來將有很多幫助。我們討論了金燈臺或上帝的燈將如何歸回。

謝謝你們為我們禱告,我相信這團隊,而且我代表你們作的很好。請繼續為我們禱告,因為今天我將帶領另一支團隊到香港、泰國及韓國。感謝你的禮物,沒有你,我們無法繼續做我們主的大使命—萬國門徒訓練。你可以上我們的安全網站奉獻或致電 (888)965-1099(940)382-7231以信用卡奉獻。

願神祝福你

恰克‧皮爾斯(Chuck D. Pierce)

http://www.gloryofzion.org/outmail/10-12-10_RomeIsraelOnline.htm

譯者:Formosa Lily Blog  趙玉真

 

 

, , ,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