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十二支派的隊形

Order of the Tribes                    

琳達.海得勒  2011-6-23 

我研究這議題實際上已有兩三年,這是第一次恰克請我談這個題目,我一直在注意這十二個支派是如何按著順序起行、而且為何神要如此安排這十二支派的隊形,以及我們可以從這當中學到什麼。因為神所作的每件事,都是按著祂的意思來作出最有利的組織安排,而且我們可以從其中獲得益處,所以我們需要知道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當神安置部署十二個支派的隊形時,是要將以色列眾支派整隊成為一支軍隊,而且各支派是按著順序安營起行,「以色列人紮營時,各人要在所屬的旗幟下,按照本宗族的旗號,對著聖幕的四周紮營。…他們各在自己所屬的旗幟下紮營,各隨本宗族前進。」(民數記2:2,34現代中文譯本),當各支派安營時與約櫃的距離是一樣的,而當他們在行軍作戰時,則會變換為不同隊形,所以你必須站在軍隊隊伍中的正確位置。每一個支派都有雅各與摩西所給的先知性話語,這些話語定義各支派在國家中的位置與功能,而每一個支派也都有發展出他自己的「獨特性」,而你知道神會依據你的特質個性來作工,這就是支派。所以上帝將眾支派安置在一個特殊明確的隊形上,是根據他們的呼召與特質。 

猶大支派總是走在最前面,他們的呼召是去統治,並在戰爭中領導與敬拜。而爭戰與敬拜總是一起發生的,若你蒙召來敬拜你也會被呼召來爭戰,所以猶大支派既是作戰的支派,也是敬拜的支派。你不能說你被呼召來敬拜卻無法爭戰,所以如果你被徵召來爭戰,你最好也能敬拜,神就是讓這兩樣一起運作的,所以爭戰與敬拜總是一起的,在敬拜中會伴隨著爭戰,關於這啟示,我們需要的既是敬拜者同時也是個戰士,成為有權柄的領導者,這是我們必須要追求的。其中最重要的是,猶大支派必須看守約櫃,即使猶大支派走在最前面,但他不能決定軍隊何時起行、行軍的速度、何時停止以及行軍的方向,因為猶大支派必須看守約櫃,所以其餘的支派必須讓出一些空間給猶大支派,而其餘的支派不能成為第二個猶大,那是猶大的位置,他們必須站在那位置上,而其餘的支派則在他們後面。走在猶大支派後面的是以薩迦支派,他們通達時務並能給予忠告當如何去行,所以猶大支派需要以薩迦支派領受到的啟示,作為他們後方的智囊團。在猶大與以薩迦支派後面的是西布倫支派,西布倫在商業貿易方面有昌盛的恩賜,有些人就是被呼召來成功經商的,他們應被放在基督的身體中,所以我們需要一些事業成功的人,因他們所賺的錢能供應軍隊前進,若你正在戰爭中前進想要贏得勝利,你必須要有充足的資源供應才行,你能有領袖與好的建言,但若缺乏供應則無法贏得勝利。這就是耶穌為何說     ,你必須要有資源供應,所以我們必須有西布倫在基督的身體中,神就是將他們放在這樣的位置上。 

這三個支派領導整個國家前去打仗並抵抗有形的敵人,然而他們也有攻克靈界撒旦的恩賜,這些支派每個都有其關鍵鑰匙,猶大支派就是被呼召來敬拜。路西弗被造是要來敬拜的,牠是以笙、絲弦樂器及鈴鼓來造在牠的身體中(Lucifer was created with pipes, strings and timbrels in his body.),牠被造是要成為天上帶領敬拜的領袖,然而因驕傲墮落而被逐出,所以當我們開始敬拜時,牠的身體便會一直振動而發聲,因著敬拜的聲音,使牠不得不離開而無法停留在那地方,因為神百姓的敬拜會使牠身體震動的厲害,以致於撒旦便要逃跑離開,所以猶大支派是被呼召來敬拜的,因他具有這獨特的恩賜來戰勝撒旦。 

以薩迦支派通達時務,而且也是妥拉支派(Torah Tribe),因為他們明白律法。但以理書7:25記載,敵基督的將作的其中一件事情是改變節期和律法,「他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所以最好要有懂得律法的人,當敵基督的企圖改變律法,必須要有人說出神所要的是什麼,當敵基督的企圖改變節期,必須要有人明白神的時間,因此以薩迦支派能夠明白並揭發惡者的計謀,並為此來爭戰與抵擋。 

西布倫支派能藉由正當的貿易系統而昌盛,以西結書第二十八章中描述路西弗如何獲取金與銀,而且寶石是牠身體的一部分,在第4-5節與18節也都提到牠透過不法的貿易手段來獲取財物,「你靠自己的智慧聰明得了金銀財寶,收入庫中。你靠自己的大智慧和貿易增添資財,又因資財心裡高傲。…你因罪孽眾多,貿易不公,就褻瀆你那裡的聖所。故此,我使火從你中間發出,燒滅你,使你在所有觀看的人眼前變為地上的爐灰。」然而西布倫支派能藉由正當的貿易手段,來翻轉不法的貿易系統。 

這三個支派在屬肉體上與屬靈上,皆能領導國家爭戰並且得勝,他們這些支派都具有獨特的恩賜能力來抵擋邪惡勢力,並揭發惡者的計謀,所以他們對國家的前進方向設置路線,並策劃攻克敵人之事。 

接在後面的三個支派是流便、西緬與迦得。流便有一種「沸溢暴怒」(boil over)的傾向,「…放縱情慾、滾沸如水,」(創世記49:4),他曾與父親雅各的妾辟拉同寢(創世記35:22),雅各無法原諒流便所犯的錯,因此雅各在臨終前預言他的後代會不斷惹麻煩,而他也失去長子居首位的的尊榮,所以流便沸溢暴怒的傾向,若不抑制便會使他陷入困境;而西緬是難以駕馭的,他對人施加暴力並有復仇的傾向,並任意妄為;而迦得則是以色列中凶猛好鬥的支派,迦得支派中的人在預備去攻打敵人時,是勇敢的戰士,能拿盾牌和槍,他們的面貌好像獅子一般(歷代志上12:8),他是忠心、穩定可靠的,但很凶猛好鬥,他通常是好的,也比流便和西緬高大強壯,因此能夠控制住他們。有些人總是會惹麻煩,因脾氣不好或是會作出草率的決定,但有一個方法能讓他們的熱情用在好的用途上,若你在爭戰中,能有他們與你同一陣線是好的,流便能對敵人施展暴怒的性格,只要在對的時刻用對方法,所以你需要像迦得這樣的人來控制像流便與西緬這樣的人,而且迦得很聰明能夠妥善整隊來管理他們,因他很了解他們的特質。 

再下來的三個支派是便雅憫、以法蓮與瑪拿西,他們是最年輕、最小的支派,他們沒有被放在戰爭的前線,但在軍隊中有屬於他們的位置。以法蓮與瑪拿西是約瑟的兒子,並各代表了下一個世代,而這就是神對下一個世代的計畫;便雅憫支派是精良的戰士,在戰爭中勇敢善戰,擅長使用各樣的武器,他本可待在軍隊的前面位置,但神卻要他退到第三個隊伍中,讓精良的戰士來教導新的世代去作戰,他們就是我們所需要的人,來從事訓練、教導的工作。 

在這些支派前,利未人負責運送聖殿的聖物,所以這些支派在戰場上負責保衛聖物,這是個完美的景象,新的世代必須去護衛神聖的事物,若他們不悍衛信仰並尊榮這聖物,那麼在戰爭中將會失去。 

我認識一位女士,她是個精良的戰士,因事工的擴展神要她開辦一所敬拜的學校,她清楚明白這是神要她做的,這間基督教學校會訓練孩子如何爭戰與敬拜,那就是便雅憫的工作,她原是具有專精才能而且成熟老練,具備知識及一切所需的才能,原本可站在最前線,但神要她退到幕後訓練年輕的世代起來,因為將有新的世代要興起。我們必須找出所有的支派,並培育訓練各支派安置就定位,這些支派分散在各處,我們的身體需要他們在這些位置上。聽了她的見證我備受激勵,我們必須向神呼求,求神恢復這些支派的恩膏、恩賜、功能,而這些都必須在基督的身體中,缺一不可。 

後衛支派 (Rearguard Tribes) 

最後三個支派是但、亞設與拿弗他利,這三個支派形成「後衛」,他們負責保護軍隊免受任何背後的襲擊,有趣的是他們是眾支派中最有創造力的。但支派擅長於製作各種金屬、織品及木石等藝術品,所以能夠協助建造會幕與聖殿;拿弗他利支派能說出「嘉美的」言語,也像被釋放的母鹿(創世記49:21) ,這景象呈現出一頭母鹿帶著完全的自由而優美地跳躍奔跑,他有「嘉美的言語與優美的跳躍」,所以他們是作家、詩人與舞者;亞設支派能使土地生產出肥美的糧食,關於他的預言有提到油、鐵、銅及豐富的食物,他的領土因葡萄、新酒與油而被注意,他們是農夫與園丁、礦工與油商,美食家與廚師。 

神就是安排他們在這位置來「守望我們背後」的,雖然他們具有極大的恩膏與能力,但他們似乎並不提供很多的保護來預防背後受敵。雅各對但說,「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傷馬蹄,使騎馬的墜落於後。」(創世記49:17)這就是後衛的唯一任務,是眾支派所需要的。 

有趣的是,神將這三個支派安置作為後衛部隊,在交戰時他們沒有人是強壯的,或在戰場上無顯著的技能,但支派是編織者、藝術家、雕刻家、木匠及工匠,而亞設支派則耕種土地與烹煮食物。 

為何神要安排這三個支派作為後衛部隊?這是出於神的設計,在以賽亞書58:8︰「這樣,你的光就必發現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醫治要速速發明。你的公義必在你前面行;耶和華的榮光必作你的後盾。」當以色列出埃及時,出埃及記14:19-20記載,「在以色列營前行走神的使者,轉到他們後邊去;雲柱也從他們前邊轉到他們後邊立住。在埃及營和以色列營中間有雲柱,一邊黑暗,一邊發光,終夜兩下不得相近。」所以榮耀的雲柱成為以色列民的後衛(後盾),至今神的榮耀仍然是他們的後盾。 

一些關於神的榮耀之觀點,其中一個是「Kavod」,即神同在的彰顯強度(the “weight”of manifest His presence),神就充滿在那裡,滿有神的同在,而約櫃走在前面彰顯出神的榮耀(Kavod),而神的榮耀也彰顯在創造物上,因諸天述說神的榮耀,大地傳揚祂的作為,而其中「榮耀」這個字的解釋有被用在花草樹木以及以色列土地之描述。〔註︰「榮耀」的希伯來文字根為「Kavod」,原意有重量、看重、尊榮之意〕 

當我們敬拜時就彰顯出神的榮耀,而「halal」這個字的意思是「吵鬧地慶祝」(to celebrate clamorously) ,也解釋為「榮耀」,也表示「清楚的聲音或顏色」(to be clear of sound or color) ,有了這些支派就好像上帝採用了“Kavod”,並將之納入所有的組成之中,使我們可以看到神榮耀的所有彰顯,透過祂所創造的天地萬物,也透過聲音、顏色及活動。 

當你看到神的榮耀像那樣時,便能清楚明白這三個支派是最能將神的榮耀帶來的。但支派協助建造會幕與聖殿,來主理榮耀(to host the glory),使我們能看見神的榮耀、神的榮耀像什麼以及如何彰顯,所以他能夠採取天上聖所的模式,並重新建造在地上。拿弗他利支派能說出「嘉美的」言語,而「嘉美的」(beautiful)就是「閃耀發光的」(glistening) 的意思,他的言語帶著榮耀,所以拿弗他利支派帶來榮耀的言語並伴隨著榮耀的動作融入在敬拜中。亞設支派能使土地豐產,在以賽亞書6:3︰「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他的榮光充滿全地!」這通常解釋為「全地充滿著神的榮耀」,這節經文的希伯來文的字面意思是,「全地充滿祂的榮耀」(The fullness of all the earth the glory of Him.) ,另一個解釋是「全地都是神的榮耀」(The fullness of all the earth is the Glory of the Lord.),所以全地反映出神的榮耀,在羅馬書8:19說,土地在等候神的眾子顯現出來「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所以土地正在吶喊:「亞設你在那裡,我並不繁茂昌盛,我正在呼求亞設。」亞設在那裡?他能將土地恢復並反映出神的榮耀,所以藝術創作能表達出神的榮耀,一些言語動作能表達出神的榮耀,而當大地繁榮豐饒時反映出神的榮耀,所以透過這三個支派你能看見、享受、嚐到、觸摸及聞到,以一種明確的方式來認識神。這三個支派形成後衛部隊,並非是因為他們的軍事技能,而是因為他們能夠帶來神的榮耀!他們缺乏軍力並不降低其對國家的重要性。 

在哥林多前書12:20-26︰「但如今肢體是多的,身子卻是一個。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他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雖然這三個支派似乎是較弱的,但他們應得到尊榮,那是因為他們作為後盾來建造神的榮耀,若沒有他們,則整個身體都受害。 

約櫃是走在所有眾支派的前面,所以是Kavod”走在他們前面,而在眾支派的後面有神各式各樣的榮耀作為他們的後盾,因為眾支派整隊部署,所以他們每一個支派的力量都能連結而增強,但如果是單獨分散的,那麼他們的力量會變弱。因此是神的榮耀引導前面的路,並在後面護衛著他們。 

榮耀的另一個意思是軍隊中的「配置兵力或整隊」(to array) ,在雅歌第六章中描繪出榮耀的新婦如同展開旌旗的軍隊,它說沒有一個是失喪的,所以我們必須有每一個支派在屬於他的位置上,以他的恩賜與能力來行使責任。作為上帝的軍隊,為了讓教會行動,我們也必須找到屬於我們的支派,在我們的部隊位置上來連結整隊,並與神的榮耀一起行動 

譯者:Formosa Lily Blog  趙玉真

附圖 

安營的位置圖 http://www.akhlah.com/history_tradition/camp.php 

行軍的隊形順序 ttp://www.agapebiblestudy.com/charts/Marching%20Order%20of%20the%2012%20tribes%20of%20Israel.htm

 

, , ,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