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中心課程》(Center for Advancement 

一個新的管理了解今日神的國度治理! 

A New Administration—Understanding God’s Government Today! 

Part 2: 教會的新異象!(A Fresh Vision of the Church!

羅柏特.海得勒(Robert Heidler)主講 

我最早是在五年前開始教導這個課程,我們在許多的國家看見神正在作改變的工作,我相信神在祂的教會要做一件新事。我們知道今年是猶太曆5772年,是神的眼目看顧祂的家的一年!這是「改變管理」的一年,今年神的眼目放在祂的家中,若你注意看新聞,你會發現最近許多的焦點放在我們國家的治理上,你知道神的眼目在看顧祂的家,而我們國家的未來更決定於「神的家」中「管理上的改變」,這比任何的政治活動更加重要!所以我相信我們所要談的事情非常重要,我相信這是神要改變的一個時刻!我們常會試著去看與理解神在今日正在做的事,而我們也很難看出神的作為,因為我們不明白神在過去做了什麼,如果我們不知道我們是從何處來的,就難以明白我們正走向何處,所以現在我們要追溯到過去,除非我們現在看到我們是從何處來的,明天我們就能明白,明天我們就會看見這新的管理,而我們將會看到神想要做的改變。在我所寫的書:「彌賽亞教會正興起!」(The Messianic Church Is Arising)提到,當我們了解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教會,其實並不符合神的心意,那是非常重要的事,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教會沒有成為她應有的樣子。在接下來的課程我們將會探討我們是如何偏離道路的,以及神正在如何使教會回到正途上。 

一個新的管理,就是了解神在今日的治理,來為教會得到新的異象,因為我們就處在教會正在改變的時刻!彼得.魏格納(Peter Wagner)博士在2001年說:「教會進入了『第二個使徒時代』(The Second Apostolic Age),那是個重大的事件,是翻天覆地的事情,將會改變每一件事。…教會現在正經歷一個比『宗教改革』(Protestant Reformation)更大的改變!」【註1】;而恰克.皮爾斯(Chuck D. Pierce)說:「教會就在一個領導層的改革當中,教會結構改變了,結構正在改變!」;翟辛蒂(Cindy Jacobs)說:「教會已經進入『第二次改革』(Second Reformation)!」現在要了解神將帶領我們往何處去,最好的辦法就是了解我們是如何走到這個地步的,而我們現在要談的教會歷史,是有關於生命、死亡以及復活的真實故事。 

教會的生命力 

初代教會是活潑、富有生命力的教會,但在西元325年時發生了一些事,使教會死亡了。有一千年的時間教會是在死亡的光景,但在西元1500年時,神開始一段恢復祂新婦的過程,帶領祂的教會來到復活的那一點,如果那是真的,我們就活在人類歷史中最令人興奮的時刻,也就是「教會的復活」!如果我們了解這一點,我們就是在見證教會的復活。就讓我們從初代教會來開始看,來做一趟穿越時空的旅程,我相信這能帶給你一個很清楚的異象,這讓我們看見我們現在所站的位置,以及有關於神將要做的事。當我們試著以合神心意的標準來看教會時,你會發現長達325年之久的初代教會充滿了生命力!當時的初代教會是世界上所見過最有能力的團體,在世上沒有任何的勢力能與之對抗!在世上沒有任何的力量能和運行在教會中的聖靈大能相對抗。在五旬節時,聖靈澆灌在一百二十個人身上,在一年之內,耶路撒冷的教會有三倍的成長,人數超過一萬人!有人估計,在司提反殉道後(使徒行傳第六章到第七章)教會成長為二萬人,很多人估計,教會最後達到了耶路撒冷人口數的一半,我們看到在每個城市的教會都經歷了爆炸性的成長,在使徒行傳第十九章描述,保羅到以弗所開始建立教會,留在那裡二年,帶領那些改信基督的人認識神的道,而以弗所城市在當時的羅馬帝國是最強大的地區之一,人口超過十萬人,而保羅在那裡二年的期間,整個城市都福音化了,而且那附近的地方「一切住在亞細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都聽見主的道。」(使徒行傳19:10)。我們讀到啟示錄中約翰寫信給亞西亞的七個教會,那些教會很可能就是保羅在那二年期間所建立的。而在那二年期間,以弗所的教會成長是如此地快速,因而使城市的經濟受到影響,其中最重要的行業之一,就是為女神製作偶像,在那期間有很多人從偶像崇拜的信仰轉而信了耶穌而得救,於是沒有人再買偶像,而製造偶像的人因失去生意而憤怒不已,就糾眾聚集同行的人來到街上喧鬧喊叫,因為沒有人來買他們的東西了(使徒行傳第十九章)。最後這個城市有一半的人都得救進入教會!在西元112年古羅馬作家普林尼(Pliny)寫下一封很沮喪的信給羅馬皇帝,抱怨所發生的事,其中內容為:「在小亞細亞省,異教徒的神廟幾乎完全被遺棄了,到處都是一大群的基督徒。」所以我們會很納悶在那時候的教會是什麼樣子?我們大部分的人都無法想像初代教會的樣子,他們勾勒出一幅完全不同的教會景象,我們大部分所認為的事情並不存在於教會。在初代教會從來沒有人見過教會建築物、彩色玻璃窗、讚美詩、尖塔、講道壇、教堂中的靠背長椅、教會公告、沒有神職人員或牧師來顯示其事工!但有使徒、先知、牧師、教師以及傳福音的人,他們裝備每一位信徒來服事!更不用說他們從未看過投影機,然而不知何故他們竟能生存下來,這讓我們很好奇當時的教會是像什麼樣子?現在就讓我們來搭乘時光機去造訪初代的教會吧!你在聖經中可看到一些當時的描述,甚至那對我們現今的文化會有衝擊,因為你不會看到你非常熟悉的教會。

想像一下,你來到古羅馬的街道上,這是西元95年,自五旬節聖靈降臨後已過了六十年,我們將進入一個典型的教會,那表示五旬節聖靈降臨那時候的事情,是你祖父母告訴你的,我們進入的時間是星期六的晚上。根據猶太人的算法,一星期的第一天是在星期六的日落時開始的,初代教會在很多地方會面,他們使用耶路撒冷的殿前廣場、在以弗所的Tyranus學校,他們也有大型的露天聚會,但依照猶太人的作法,他們主要敬拜的地方是在家裡。所以我們進入一個典型的羅馬家庭,主人熱情地歡迎我們進去,當我們穿過門走到一個露天庭院時,那看起來就像是在舉辦一場派對!有人在吹著笛子、彈琴、搖鈴鼓,而有些人則在唱歌、跳舞、拍手著…於是你環顧四周確定一下你有沒有走錯地方,但是當你注意聆聽這歌詞內容,你就明白他們是在唱詩敬拜讚美耶穌!這就是初代教會敬拜神的方式!那是一種自由、歡樂的慶祝方式,伴隨著許多的歌唱與跳舞,他們圍成圓圈開始聚會,跳著一種猶太風格的圓圈舞。在西元250年,亞歷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mdria)形容當時基督徒的敬拜方式:「神的女兒們起頭圍成圓圈舞,義人們是舞者,音樂是一首宇宙君王之歌,少女們彈琴,天使們讚美,先知說預言,音樂流洩而出,他們追跑著歡樂的樂隊,那些被催促要趕上的人正熱切渴望能領受到天父。」當詩歌稍微緩和下來,很多人在主面前跪下,而大部分的人向神舉起手來敬拜,這時主的同在強烈地充滿在整個會場,當我們進入敬拜當中,所有的人都被這愛所淹沒…。在很多的唱詩、跳舞之後,食物就端了出來,這稱為「愛宴」(love feast)或愛加倍(Agape),在哥林多前書保羅有提到,以及記載在猶大書與彼得書中。其中一位主領的人拿起杯向神祝謝,並傳給所有的人喝,然後他再拿起一條麵包獻上感謝,再一個接一個傳遞下去分享,這就是當時主的晚餐之景象,這個愛宴是圍繞著奉獻給主的歡樂時刻,當他們在享用時,信徒們在談論著神的事、分享見證、朗誦與討論經文、以及唱詩讚美主。用餐期間,其中一位主領的人就站起來讀一封信,是稱為猶尼亞的使徒所寫的,她是十二使徒之一,而在這時候教會已經有許多使徒了,你會驚訝地發現猶尼亞是位女使徒,在羅馬書第十六章保羅說她是使徒中有名望的人,因教會領袖在數週前寫信給猶尼亞來尋求一些問題的建議,於是她詳細地回信給予幫助,很明顯地每一位出席的人都給予她極高的評價,因為他們都聚精會神地聆聽來信。在用餐結束後就又繼續敬拜,有些時候突然會有一種改變發生,那是空氣中微妙的改變,空氣變得凝結,而一種似乎可觸摸到的「神的同在」臨到會眾之間。保羅說,當教會聚在一起時,主的大能臨到、並且神與他們同在,就如同當神的榮耀降臨在摩西的會幕與所羅門的聖殿中時的景象,此刻神的榮耀就停駐在祂的教會!當他們感受到神的同在時,有些人就俯伏在地上敬拜,有些人則舉起手來歡迎祂!當神的同在停駐在他們中間,服事便開始發生。初代教會的服事在哥林多前書14:26-31有描述,「你們聚會的時候,各人或有詩歌,或有教訓,或有啟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來的話,凡事都當造就人。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至於作先知講道的,只好兩個人或是三個人,其餘的就當慎思明辨。…因為你們都可以一個一個地作先知講道,叫眾人學道理,叫眾人得勸勉。」所以保羅描述神的靈是如何在每一位信徒身上作工與引導,在聖靈引導時,每一位信徒都期待著來操練他們的屬靈恩賜,所以當我們看著四周會很驚訝的發現,似乎每個人都在服事!一位婦女給了一個關於醫治的知識言語,有人舉起手來,而在眾人禱告時,那個人就立刻得醫治了!有人讀了一段經文,一位教師便給予這段經文的解釋,一位婦女唱出美妙的預言性詩歌,很多人因這美麗的詩歌而受到感動開始流淚,這時有預言賜下,便開始方言禱告代求…更多的敬拜詩歌在吟唱著。然後有人介紹坐在後面的一個家庭,他們第一次來參加聚會,因為他們十二歲的女兒患病而眼睛瞎了,他們聽說有一個稱為「教會」的地方能使人得醫治。長老們就圍著她來為她抹油禱告,突然間小女孩大叫,「我看見了!我看見了!」她的母親蹲下身來抱著她,在幾分鐘之內這整個家庭得救了,並將他們的心獻給耶穌,那就是初代教會傳福音的方式。神學家愛任紐(Irenaeus)(西元195年)告訴我們,「先知性話語、方言及醫病神蹟在當時是很常見的,他說在教會常常看到經過聖徒的禱告後,死人便復活的例子。」像這樣的聚會進行到晚上,然而沒有人注意到時間已晚,最後在聚會開始結束時,聖靈同在的感覺便開始退去,但是仍有一小群人聚在一起禱告,當有人準備離開時會有很多的擁抱和親吻,你會對這些人如此地彼此相愛而印象深刻,因為他們表現出是一家人的樣子!那的確真的是一家人!你剛剛已經拜訪過在神的家的每週聚會了!你想要成為那樣教會的一份子嗎?那就是初代教會的樣子!在當時的羅馬,星期六晚上到處都有像這樣的家庭聚會,有數百個以上,在耶路撒冷、安提阿、哥林多、及以弗所,他們是這樣「建立教會」的。這就是使徒保羅所建立的教會,有三百年之久,教會是以這樣的方式進行的,而且遍及整個羅馬,無人可擋!有人估計在這三百年間,有一半的帝國人口都成為基督徒,那就是初代教會的生命力!

教會死亡

但在西元325年所發生的事情導致了教會的死亡!在接近西元500年時,初代教會就不復存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然而導致教會死亡的原因,在一開始似乎是一個極大的祝福!就是羅馬帝國的君士坦丁(Constantine)皇帝改信基督教!那是發生在西元312年,羅馬帝國處於極大的混亂時期,君士坦丁和馬克森提烏斯(Maxentius)兩個競爭對手在鬥爭搶奪帝國王位。當君士坦丁準備進攻前,他向他的神明密斯拉(Mithras)(波斯的太陽神)禱告,然後他看見一個異象!在太陽旁邊有一個燃燒的十字架,然後聽到有聲音說:「用這個來戰勝!」於是君士坦丁就用十字架做為標誌,最後贏得了戰爭,而在他奪得王位後他就宣稱自己是基督的跟隨者。這對基督徒來說幾乎不敢相信!教會已歷經數世紀的迫害,許多人被下在監裡甚至被殺,但是現在的新皇帝竟然宣稱他是耶穌的跟隨者!似乎禱告蒙應允、迫害停止了!基督徒從非法的宗教轉變成為一個受喜愛的宗教,成為基督徒也被社會所接納、甚至受歡迎,而改信基督的知名公民獲贈奢華的禮物,數以百計的人進入教會,星期日成為國訂的羅馬假日,而君士坦丁也建造了宏偉的教堂,於是教會尊他為新使徒(New Apostle) ,在他所興建的建築物設立了十三個紀念碑,十二個給十二個使徒,另外一個最大的是給他自己的。但問題是:君士坦丁並不只是將基督教合法化,他更試圖改造基督教,為了對這位君王的回報,他要求支配、管理教會,他並不喜歡基督徒的組織方式,而且這對他的羅馬官員而言,似乎太過鬆散而無法控制,所以他將教會帶到一個管理上的改變,並且讓他成為羅馬的大祭司—最高祭司長。西元325年他主持第一次的基督教大公會議—「尼西亞會議」(The Council of Nicea),目的是要重新組織教會,並給教會一個新形象—「帝王的新教會」,在「尼西亞會議」中君士坦丁全面改造了基督教,之後基督教便完全不同了,此舉造成一些改變:

(一)家庭教會死亡:君士坦丁不喜歡家庭教會,因為那似乎太沒有組織了,他無法掌控在家庭教會中所發生的事,為了控制教會,他在整個帝國蓋了一些富麗堂皇的教堂給教會,他的教會是「巴西利卡」(Basilicas)格局的教堂,位在皇宮寶座的後面,於是這種型式的教堂建築物快速的在整個帝國中被建造起來,最後他頒佈法律禁止家庭聚會,並威脅嚴懲在家聚會的人。在教堂的前面是「主教」(Bishop)的寶座,就是帝國所信任的僕人。

(二)敬拜的改變:君士坦丁制定新的敬拜方式,付錢給執行典禮儀式的聖職人員,而平信徒〔非聖職人員〕(Laity)就只能在一旁安靜觀看。聖工被指派給專門的神職人員,普通人不需要知道如何服事、甚至只有神職人員才看得懂聖經!在整個「黑暗時代」(Dark Ages)【註2】,一般經常去做禮拜的人,甚至不被允許在教會唱詩歌,而音樂是由專門的聖樂團來執行。

(三)拒絕教會猶太的根:如同許多的羅馬人,君士坦丁極為恨惡猶太人,因為猶太人總是與羅馬帝國敵對,於是他決定將教會與猶太信仰分開,所以在「尼西亞會議」之前,教會有慶祝聖經中的節期、基督徒守安息日,但在「尼西亞會議」之後,君士坦丁命令教會不可遵循猶太習俗,並宣布聖經中的節期和安息日是非法的。他將廣為流行的異教節日來取代「基督教化」的形式,那些持續遵守聖經節日的人就會被「詛咒」〔天主教的革出教門〕(anathema),這視為敵對國家的罪,因而會被處以死刑。但是君士坦丁不僅是將教會從猶太信仰中分離出來而已,他甚至企圖使教會與異教信仰「聯姻」!

君士坦丁雖然宣稱自己是基督徒,但問題是他似乎並不認識耶穌是誰!他是波斯的太陽神密斯拉的信徒,他稱之為「不敗的太陽!」當他看見在太陽旁邊有一個十字架的異象時,他顯然認為耶穌就是密斯拉。他將太陽神圖案放在硬幣上,在他改信基督教後,在硬幣上所鑄上的並不是十字架、也不是耶穌,實際上一面是他自己,另一面則是密斯拉。在他的凱旋門上,作為他打敗馬克森提烏斯(Maxentius)的紀念,上面則是刻有密斯拉的圖案。在西元321年,他為了尊榮他所新發現的信仰,他將星期日訂為國訂假日,並宣稱這是「神聖的太陽日」(The Venerable Day of the SUN),所以當這位「基督徒」皇帝使基督徒敬拜的日子變成一個國訂假日時,卻是以異教徒的太陽神來命名!而君士坦丁對耶穌身份的困惑,似乎已影響許多蜂擁到教會的未悔改之異教徒,第四世紀的羅馬鑲嵌細工圖案顯示,耶穌是駕著戰車的太陽神飛越天空,而在第五世紀的羅馬,人們會在進入聖彼得大教堂前,對正在升起的太陽進行膜拜,而這成為一種例行活動!他們甚至將十二月二十五日太陽神的生日變成慶祝耶穌的生日,所以有些基督徒知道這真相後說,「喔,那我們不再慶祝聖誕節了。」但我告訴你們,我們每天都可以慶祝耶穌的生日!在一年當中的每一天都可以來慶祝這個事實:就是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所以無論那一天來慶祝都可以。第四世紀末期羅馬禁止異教的祭典,而舊的異教徒寺廟就變成了基督徒的教堂;異教徒被告知說他們是活在一個「基督教帝國」(Christian Empire) ,而成為基督徒是他們應該付上的責任!但問題是,他們並不認識耶穌!他們的異教徒信仰並沒有改變!為了回應官方的宣稱,他們給異教神祇「基督徒」的名字,並仍舊以過去的異教方式敬拜,但異教徒並不介意改變他們神明的名字!當希臘的宗教進入羅馬時,就給希臘的神明羅馬的名字,例如:宙斯(Zeus)變成邱比特(Jupiter),希拉(Hera)變成朱諾(Juno),海神波賽頓(Poseidon)變成涅普頓〔海王星〕(Neptune),智慧女神雅典娜(Athena)變成米娜瓦(Minerva),愛與美之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變成維納斯〔金星〕(Venus),戰神阿瑞斯(Ares)變成馬爾斯〔火星〕(Mars),於是希臘的異教徒在當時異教信仰被禁止時,就會將這些神明換個名字來崇拜,所以是「同樣的神明,但不同的名字!」如埃及女神伊西斯(Isis)被稱為「處女神」(Great Virgin)、「神的母親」(Mother of God),其特徵就是手上抱著嬰孩荷魯斯(Horus),所以在當時信奉伊西斯的人就開始改稱之為「馬利亞」(Mary),如此他們就能繼續合法地崇拜伊西斯。此外,其他異教神明的崇拜者又將基督使徒與殉道者的名字拿來使用,例如異教徒農夫不再到廟宇中崇拜收穫之神,而是在教堂(過去是異教的廟宇)來向「收穫的守護聖人」(Patron Saint of Harvest)禱告!他們仍稱之為教會,但是這一切不過是「異教信仰」(Paganism)而已!敬拜的對象並沒有改變!他們只是用不同的名字來稱呼這些神明。所以在西元500年時,異教信仰已完全攻佔了整個教會,許多教會的領袖甚至是非信徒,而當羅馬帝國崩潰瓦解時,教會就介入來填補這個缺口,於是教會就變成一個極大的政治與軍事力量!然而他們已經忘記教會應該是什麼樣子!在中世紀時,基督教已變成一個全然不同的宗教,在黑暗時代如果你是教會的成員,那麼你是不被允許讀聖經的,只有神職人員才可以;你也不知道神愛你;你去教會並不會感到喜樂,因為教會變成一個嚴肅、莊嚴、令人恐懼戰兢的地方;你也不了解神的大能與屬靈的恩賜;你不會受「聖靈的洗」;更不知道如何得救!你需要藉著唸禱詞、金錢奉獻、去聖殿朝聖才能得到罪的赦免!所以當時稱為教會的地方並不是真正的教會!在西元500年時教會死亡了!使徒所建立的教會已不復存在!有超過一千年之久,基督的身體是在死亡的權勢之下,當時的教會獲得極大的財富、權力,但也失去她真實的能力!然而神並沒有忘了祂的教會!在經過一千年的奴役囚禁與死亡之後,神開始在作復活的工,就在死亡之中,神開始向教會吹出生命的氣息!透過一連串的聖靈運動,神開始恢復教會所失去的一切!

教會復活

在十六世紀時,神使用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恢復了教會有關「得救」的教義—「唯獨恩典」、「因信稱義」,即「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是靠上帝的恩典、憑信心而得救的。〕(以弗所書2:8),他突然明白:每個人都可以在禱告中直接來到神的面前,而不需要透過神父,而這樣激進的言論則引來教會對他的迫害!而馬丁路德也將聖經帶回到神的百姓手中,開始了教會歷史上的「宗教改革運動」!之後發生一連串的聖靈運動,而每一次的運動都將教會更帶向完全的恢復!而在整個二十世紀中,神恢復了教會的恩賜:

1900年時期—恢復方言禱告

 1940年時期—恢復傳福音的職分

1960年時期—恢復牧師的職分

1970年時期—恢復教師的職分

1980年時期—恢復先知的職分

1990年時期—恢復使徒的職分

所有的恩賜都預備好了!有五百年之久,神一直在作工、預備,使教會恢復生命力!當教會進入第三千禧年時,耶穌曾說過:「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約翰福音2:19)祂甚至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24)如今恢復的時刻已來臨!經過十六世紀的「救恩與聖經的運動」、十七世紀的「聖潔與成聖的運動」、十八世紀的「恢復異象運動」、十九世紀的「神大能與恩賜的運動」。彼得.魏格納說:「在2001年,教會進入『第二個使徒時代』(the Second Apostolic Age)。」我們就在人類歷史上最令人興奮的時刻!教會正在改變!彼得.魏格納說那個改變將會比「宗教改革」來得更大!神正在恢復教會成為祂最初的設計,預備教會來領受聖靈的大澆灌!為了做到這一點,祂正在把教會重新造成一個新皮袋!而神希望你知道:復活的時刻已來臨了! 

part2  

 

【註:1】宗教改革(Protestant Reformation)是基督教十六世紀十七世紀進行的一次改革,代表人物有馬丁路德加爾文茨溫利,甚或英格蘭國王亨利八世等人,分割為新教舊教。一般認為宗教改革始於1517馬丁.路德所提出的九十五條論綱,結束於1648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維基百科)

【註:2】歐洲黑暗時代(Dark Ages)是指在西歐歷史上,從羅馬帝國的滅亡到文藝復興(十四世紀到十七世紀的文化運動)開始,一段文化層次下降或者社會崩潰的時期。(維基百科)

, , , , , , , , , , ,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