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為日本禱告:彼得.魏格納給日本的話!

親愛的破口站立者:

這裡有一個彼得.魏格納博士的策略性訊息,將有助於你調整為日本的代禱焦點,再下面的訊息則是2011年3月20日由Keith Pierce、我以及Barbara Wentroble所說的預言重點,明天我們將發佈日本的Ron Sawka之最新消息。

願神祝福你

恰克.皮爾斯(Chuck D. Pierce)


----------------------------------------------------

為日本代禱的感動之一些個人想法

彼得.魏格納(C. Peter Wagner
2011年3月28日

兩個星期前,日本遭受史上極為嚴重的自然災害,由於福島核危機尚未解除,看起來災害尚未結束。過去三十年來,日本一直是我很深入參與的其中一個國家,所以我一直在試著處理這些為日本代禱的朋友們之電子郵件,他們大部分都已為日本禱告了很長的時間,在這些日子裡,神有對這些代禱者說話,給他們重新分配任務來集中策略性代禱。我相信神對我說話,指示我應該傳遞這文章訊息來表達我個人的看法。

綜觀全局,我們可以觀察到日本作為一個國家已嚴重衰退,這反應在股票市場,而經濟可作為一個整體與生活的指標。你可以查圖表看到發生在1990年的轉折點,而今年明仁天皇進行的登基周年儀式,我將在稍後敘述。日經指數處於上升趨勢,直到1990年時轉而開始一個熊市市場,至今仍未停止。自1990年代以來,日本的國民生產總值佔世界已下降了一半,而中國已取代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相信上帝對日本有一個國度的命定,但仇敵似乎已建立堅固營壘使之無法施展。上帝並沒有造成這些天災,那是撒旦及其黑暗權勢所為,牠們來是要偷竊、殺害與毀壞,不過這一次上帝並沒有選擇用祂的主權能力來防止日本受其傷害。我聽到大部分的人都相信,像這樣的地震與海嘯終究是被神使用,是要來打開國度的祝福之門。

*翟辛蒂(Cindy Jacobs)說:「如果我們都在這次的危機中代禱與行動,我相信聖靈就要在全日本吹起復興的風,並將極大的屬靈覺醒帶進這個太陽升起之地,伴隨著祂的光線(翅膀)有醫治的大能。

*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說:「現在是宣告舊宗教結構倒塌的時刻,很多人將會經歷自由與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真實。」
*Barbara Yoder說:「我覺得我們是在日本被翻轉的一個關鍵性窗口。」
*Ron Sawka說:「我們相信,這個地震是神震動那抵擋祂的舊結構,就像保羅與西拉,我們將看到一個極大的回轉歸向神。」

背景

我提供給你們關於我參與日本事工的一些個人背景資料,我稱之為「1990年代日本的失落。」 

在1990年代倡導「禱告穿透黑暗之窗行動」(Praying Through the Window)的期間,我在日本遭遇到極令人失望的打擊。我與韓國的趙鏞基牧師有聯繫,並在1980年代中期加入他的「國際教會增長機構」(Church Growth International)董事會。除其他事項外,我熱心參與他為日本福音所作的差派事工,在1990年代開始,趙鏞基牧師開始訪問日本有一個月之久,他學會日語,並計畫在2000年前達到日本千萬人得救之目標,這是一個很大的風險,因為在全世界所有的國家中,日本一直是有名的拒絕福音的國家。日本人口有一億二千五百萬人,但只有不到1百萬的基督徒,儘管福音已自由傳揚了一個世紀,特別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 

這與我有何關係?我在1990年代最先作日本的福音事工,我真的相信趙牧師的千萬人得救,我有寫過這個報導,也在公開會議上談論,我多次訪問日本來協助打開這個福音大門,這些訪問包括一個難忘的個人屬靈經驗,以及在我所服事的日本基督教領袖。

一個先知性禱告

在1990年8月我計畫與趙鏞基牧師在日本講道,就在我離開前的一兩天,我和翟辛蒂剛好是一個大型會議的講員,在印第安納波里(美國印第安納州首府),我分享關於2000年前有一千萬日本人信主的感動,突然會議的領袖邀請翟辛蒂出來為我即將訪問日本而禱告,翟辛蒂的預言性禱告部分如下:

「主,我感謝祢差派彼得.魏格納去日本,天父,過去美國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造成極大的破壞,主,我感謝祢,因為祢歸還一個美國人來消弭在廣島和長崎的殘酷暴行。天父,彼得就如靈界的核彈般,將打破撒旦的黑暗權勢,就是那一直在壓制日本及其人民...。」


我並不知道這預言性禱告何等地深刻,直到我在位於加州帕薩迪納的家停留時,有一天我為東京之行重新打包行李,就在我要離開前往日本的那一天早上,當我在禱告時,我開始為一個國家大哭起來!當我終於平靜下來,電話鈴聲響了,是留在印第安納波里的禱告小組的Doris,她說她的團隊一直在為日本禱告,他們感到神要我為二次大戰投下原子彈的罪來作懺悔禱告,這樣的想法以前從未進入我心中,但我沒有別的選擇,我將之視為一個神聖的任務。

所以我立刻打開我的聖經翻到尼希米記,尼希米向上帝承認他父家有罪(尼希米記 1:6)。投下原子彈是我祖先的罪,不是我,因為在戰爭結束時我只有15歲。但後來尼希米接著說,「我犯了罪。」我沒有打這場仗,但神提醒我,我非常痛恨日本人!是的,我犯了罪!此外,祂向我顯明在廣島有15歲的男孩也沒打仗,但他們現在已經死亡或已殘廢。我開始再次哭泣有兩倍的強度!

融化的聚會!

當我到達東京,在聚會中輪到我發言時,我已經找了兩名廣島受害者以及兩名長崎受害者的代表,我帶他們到舞台上,我教導透過認同性悔改,過去的罪便得赦免,然後我流了更多的眼淚向那些在舞台上的受害者懺悔,當我懺悔禱告後,整個禮堂坐著一千個有影響力的教會領袖們,充滿著哭泣聲而手帕一一出現。趙鏞基牧師走到台上,身為韓國人他承認他對日本的仇恨情緒,他是在日本佔領韓國的淫威下長大。事後Hiroshi Yoshiyama牧師寫道:「這場聚會融化在淚水與懺悔中,我們以前從未有過這樣的會議。」其實這整個事件後來寫成一本書是在日本出版,我有一份副本,但我看不懂!


在1990年代的日本,這類事件並不是唯一,在振奮的時刻,我預言日本各地的柏青哥店(賭博場所)將變成教會,而有無數的禱告行程團隊從其他幾個國家前往日本,並在重要的權勢地點上禱告,他們爭戰抵擋在全地上的一些掌權的幽暗權勢,每個月趙牧師繼續對許多人講道,而我有時會加入他。我深信我們為這個國家正確地使用屬靈爭戰的武器,且相信我們真的將會在2000年前看到有千萬人得救。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整個1990年代日本的教會增長速度保持不變,在2000年只看到低於一百萬的人得救,與1990年有相同的得救人數,遠低於千萬人的目標!後來趙牧師在他的簡訊中公開承認,他以血氣設定的千萬信徒目標,並不是從上帝來的啟示。由於我與他關係如此密切,我必須承認我自己也犯同樣的錯誤。

人們可能會將這件事這樣或那樣地合理化,但我不能如此。我設定了目標,但我甚至沒有真誠地依靠上帝來達成目標,我承認我輸了!你可以想像,這是多麼大的失望!

分析


有一次我問趙鏞基牧師,為何在韓國的教會增長能如此地迅速,而在日本卻沒有辦法,他的回答令我吃驚。雖然知道有很多的原因,但他提到其中一個原因是,韓國經過36年日本的統治佔領,以及隨後歷經北韓共產主義的嚴重傷害之韓國傳統文化,基督教的增長相對地不受傳統的韓國黑暗權勢所阻礙。

但是日本的文化卻是不間斷地維持了三千年,異教信仰深植於整個國家,在整個日本的靈性上有他們自己的方式,而且他們不準備讓基督教更有象徵性的存在。

對日本領土精神最嚴重的挫折,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七年期間,儘管有佛教的表象,但日本最根深蒂固的精神就是政府扶持的神道(Shintoism),這是一種民族主義的精神化形式,而被這些黑暗的天使做為可見的最高領袖就是天皇,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天皇本身具有神性,但在二次大戰後的和平過程,在盟軍要求下,日本政府宣布政教分離,裕仁天皇發布詔書,宣布自己是人不是神,而日本政府也同意退出宗教機構,包括神道。麥克阿瑟將軍要求許多的基督教宣教士前往日本傳福音,很多人去了,而基督教增長良好,即為人所知的「美好的七年」。


有三十多年的時間可看到日本是維持現狀,但在看不見的世界中,黑暗天使開始恢復其據點,而教會的增長趨緩,之後昭和天皇裕仁去世,他的兒子明仁成為新的天皇。一個關鍵的問題圍繞著日本天皇的登基典禮(Daijosi ceremony),就是新天皇的傳統就職之屬靈意義。

Daijosi

讓我告訴你一些維基百科對daijosi的說法:

「Daijoisi」或「大感恩節」(the Great Thanksgiving Festival)是最重要也是最有爭議性的,在登基儀式中,因為天皇是天照大帝的後裔,以獨特的方式具有她的神性,被美國佔領軍所主導制定的憲法中沒有提到儀式的規定,所以當時明仁天皇的登基是否符合憲法受到質疑...

首先,選擇兩個特殊的水稻田,以複雜的神道淨化儀式作潔淨...同時有二間茅草屋頂房間的小屋蓋在一個相當特別的圍欄內,使用具有中國文化影響的日式建築風格,一個房間裡有一個大床位於中間..經過沐浴儀式,天皇全身穿著白色絲綢的神道祭司禮服,但帶有一條特殊的長下擺,在朝臣們圍繞下,天皇莊嚴地進入地一個圍場,然後進入每間木屋從下午6:30到9:30,並在半夜12:30至凌晨3:30進入第二圍場。 

在第二間小屋唯一的家具是一個床,儀式的高潮是在新天皇與太陽女神—天照大神之間的性行為,其為整個國家的最高靈界統治者,之後的性交是否為屬肉體(succubus為在男人睡夢中與其性交之女妖)的或屬靈的關係不大,但在看不見的世界中,這兩者在儀式上成為一體,並通過其最高領導人,只要他是天皇,國家便正式邀請邪惡勢力來控制。


不幸的是,日本就如海地一般作出一個愚蠢的決定,明仁天皇決定翻轉他的父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地位,透過Daijosi儀式再次成為大眾心目中具有「神明的地位」。不僅如此,政府支付了數百萬美元的儀式開支而受到日本基督教領袖的強烈抗議。

從那時起,可預期地國家的領導人,如政府官員在帶有日本異教傳統儀式的朝聖典禮,不斷在公開參與。
啟示

想想保羅所說的:「如果我們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像不像日本的寫照?〕。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哥林多後書4:3-4)。在這種情況下,撒旦的代理人,即這個世代的神已使日本眼瞎的就是太陽女神天照大神。

一個關於女神的說法,就如大淫婦,即「地上的君王與他行淫,」(啟示錄17:1-2),這顯然已超出了daijosi儀式。

日本人民是善良的,基本上對耶穌和基督教是開放的,例如有越來越多的日本年輕人選擇基督教婚禮而非神道或佛教婚禮。許多日本牧師和外籍傳教士享有可觀的收入,婚禮幾乎總是需要一個或兩個「諮詢輔導」。日本並不是福音的敵人,他們只是被太陽女神及其神秘的神道外表所蒙蔽。如果天皇以某種方式被聖靈的能力征服來斷絕他與太陽女神的誓言,在日本我們將定會看到有史以來,一個最多人民歸向基督的運動。

記得恰克.皮爾斯所說的嗎?「現在是宣告舊宗教結構倒塌的時刻,很多人將會經歷自由與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真實。」

這裡有Keith Pierce、恰克.皮爾斯及Barbara Wentroble在2011年3月20日對日本的預言:

「日本,不要害怕這震動,也不要顫抖,你會開始感覺到,因為這震動顫抖是在(重新)定位不只是拆除。當你經過水不要害怕,因為你不會完全被淹沒,當你經過火不要害怕,因為你不會完全被燒毀。

我已看到這勢力來臨、傾倒與摧毀,但我是那更大的力量,現在我來是要震動、重整、重建與恢復。昨日的歷史在你的心中帶來了毀滅,但今日的雨和水將帶來你靈魂的修復。當你在今天、明天、第二天,甚至未來三個星期、三個月、六個月重整時,你會開始感覺到我,你將會看見我並認識我,是你以前從來沒有經歷的。因此即使現在,要在你的毀滅中興盛,在你的絕望中興盛,帶著希望興起,因為我是耶和華沙瑪〔耶和華同在〕。是的,我就在這裡。」

「這是3年半或重新排列的開始,意即在1948年年底與其期間那時沒有來到的,現在將帶來我對你生命重新安排的計畫。歷史不會重演,但現在歷史將以新的方式開始,所以即使災難極大仍然要進入,我的恩典將會更加豐盛。」

「我豈沒有說政權必擔在我的肩頭上,日本啊,我正使一個使徒性政府以新的方式興起,因為我的國度比地上的政府有更高的權能。我正以新的方式放置一個政府的恩膏在我百姓身上,所以他們為了這土地,將與我以及我的盟約計畫相符一致,只要那裡有反猶太人的政府,現在我就興起我真實的使徒性政府。我將賜給你一個新的權能使你能開始改變那土地進入我的盟約,我總是拆毀那敵對我國度的,並興起那將與我結盟的。因此在這個時刻,日本的使徒們要興起,並領受一個新的政府恩膏,來轉化那土地進入我的盟約計畫。」

 http://www.gloryofzion.org/outmail/3-28-11_JapanOnline.html

譯者:Formosa Lily Blog  趙玉真

 

, ,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